老策QQ群号网

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日志 » 正文

QQ日志大全:一次职场冷暴力的痛苦遭遇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头部一
>

零八年年底,冬季停工时间。公司多半的一线职工都已返回家乡,只留我们财务和预算上的几个人留守在西北宁夏,处理一些工程结算、年终报表之类的收尾工作。

手头的活儿基本完成后,归心似箭的我买了火车预售票,打算三日之后也打道回府。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甘肃西峰的项目结算本来计划在09年审核,可接到业主方通知此项目赶年底之前必须审计完毕,否则最后一期工程预付款不能落实。这个项目的预结算本来是由我同事负责的,可他前几天找了个借口,提前闪人。预算部只留我一人还在坚守岗位,别无他选,我只能当这个冤大头,充当超级替补。

我满心委屈地退了车票,风尘仆仆地赶去西峰付命。到那QQ日志大全之后,才发现此事尤其麻烦,得耐着性子慢慢耗。我一个不知底细的局外在那瞎忙呼,今天吃刚门羹,明天收到句:等通知!白白等了一个星期也没什么眉目。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!处理正事遥遥无期,眼看着年关将近,心急如焚的我只好催促负责该项目的项目经理“老黑”从老家赶来西峰与我汇合,希望一起配合着展开工作。催了几次,他总跟我打擦边球,说你再等等看,实在不行,就放下,明年再处理。我把情况向老板如实汇报。领导还是比较看重这笔工程款项的。电话里让我再努力争取下,看情况再说。于是我又前往业主单位催促了几次无果,再与老黑联系要求他赶来西峰协调。电话一通通打过去,他没说来,也没说不来,支支吾吾、模棱两可。我听着也有些不耐烦了,抛给他句:你看着办吧!他再没作回应,直接挂了电话。就这样又耗去了三四天,已到了腊月二十八,估计办成此事,希望渺茫,我只她悻悻然飞回了家。

在这件事情上我自觉仁至义尽,想老板也无可厚非了吧!可从此以后,无尽的麻烦却接踵而来。因为最终没有办成正事,西峰项目的结算事宜一拖再拖,工程款当然也不可能及时到位,公司一度出现了现金流短缺的状况。老板迁怒于跟此事相关人员,首先挨批的是老黑,然后他又把祸害转嫁到我身上,压根没提我几次三番催促他过去西峰的事。也不晓得他在老板面前如何损人利己、欺下媚上的,总之,直接导致我不再受到老板待见了。

每次有什么事要跟老板接触,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想起以往还能平易近人地给我派个好烟,吞云吐雾之际侃几句无关痛痒的话,如今再没这等待遇了;有事他交待完毕,我只能惟命是从,多说一句都显得各外别扭;他在电脑操 作时遇上个麻烦,也不再放下架子虚心向我求教;甚至有些该是我份内的事务也转交其他同事处理,凡此种种,气氛异常阴冷!老黑有时会从西峰过来宁夏总部开会,与我碰见只冷冷地点个头,就互不搭理了。他跟我们隔壁办公室那几个财会交情倒是与日俱增,偶尔过去他们办公室,我一进门,本来热火朝天的交谈就会瞬间戛然而止,人情冷暖只可意会,不用言传。有时候一些难听的话传进我的耳朵,有种踩着狗屎的感觉。怎么就遇上这么个不靠谱的人物了呢。平时我与同事算得上君子之交淡如水,一直保持不近不远的关系。在他们印象中我应该是个少言寡语的本份人。这次不幸招惹上了这么个能把稻草说成金条,可以颠倒黑白、混淆视听的老油条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。我又不屑跟人讲那些无聊的是是非非。看来有口不辩,只能等着挨宰了!

终于有一天,郁闷至极的我找到了个突破口。那天老黑也在,跟我们预算部几个人合作赶制一个新项目投标标书。时间很紧,我负责编制投标预算,他跟另一同事做技术标。最后技术标书里还缺一张CAD总平面图没画完。老黑自己不会弄,要我帮他画图。我正忙着自己的份内事,没空理他,于是回说:正赶预算呢,你找**(我同事)去画。他对我早有意见,看我没答应他派的活,直接到老板那说事,说我怎么怎么敷衍工作之类的话。老板听了气冲冲走到我办公桌前,拍着桌子甩下一句狠话:“画张图那么难吗?你怎么跟谁都不和?”

听完他的呵斥,我一时语塞,欲哭无泪!悲哀与苦涩充斥整个脑垂体,小宇宙无限膨胀!七窍生烟的我不知哪来的胆魄,提高嗓门,正面回应道:我跟谁都很和谐,只有“黑经理”看我不顺眼,我更不待见他!你让他过来,跟我当面对证!到底谁对工作不上心?画图这块工作到底该谁负责?我这两天加班加点赶预算,难道我是在敷衍工作吗?去年结算那事,你让他来跟我说清楚,我的过他几次电话,最后怎么把所有错误都归加到我身上了……

积郁已久、厚积薄发QQ个性签名!我的声线越拨越高,把半年来所受的委曲一骨脑儿喷薄而出。一种从未有过的宣泄快感,使得我整个人都处在一种飘浮状态。这半个多小时对峙时间,我与老板说的话,比前半年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得多。老黑龟缩在隔壁办公室,自知理亏,根本不敢过来应战。老板听我滔滔不绝的申诉,总算也了解了一点事实真相,估计是想到原先只听老黑的一面之辞,对我的误会一天天累积,在这件事的处理是有些偏颇。也可能被我这顿突如其来的猛烈回击给砸晕菜了。最后居然有些妥协的意味,语重心长地抛下一句:我对你的工作能力没什么怀疑,就是你能不能把同事间的关系处理得更好些。说完那句,他就回到了自己办公室。我心想,同行必成冤家吧!我再怎么圆滑,有朝一日也会不经意被人扣上个没来由的屎盆子。不过,那天在老板面前大呼小叫、如此放肆,我即便说得在理,往后在他心里也只能落个胸无城府,斤斤计较的愤青印象了。但至少当时的我很坦然,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忍受了半年之久无人理解的苦衷,在连珠炮般的轰鸣中得以消解。一场自己所遭受的旷日持久的职场冷暴力,结果以这样激越的方式告一段落。

时至今日,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。我依旧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地做着日常工作,与老板之间的隔阂稍微抹平了一些;与其他同事依然保持着清汤寡水般的同志关系;与老黑没再有下面交锋,偶尔遇见,还能互相打个招呼。

我不清楚自己到底做得正确与否?我该不该如此过激地处理跟同事以及领导之间的矛盾?记得有句话:忍无可忍,就无须再忍!权且用来自圆其说。

同是天涯职场人:很多时候,遇到不顺,不是倒霉,而是欠缺职业技巧。
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一
上一篇:山寨法风烧饼
下一篇:QQ日志大全:今天你梦到他了吗

相关推荐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二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猜你喜欢


6位qq群号推荐

8位qq群号推荐

  • 微信号
  • 客服交流群
  • 手机版访问
二维码
关闭
关闭